设置

关灯

第二百章 到底是谁

    救人如救火。

    不论这次的恶脓毒症起因为何,但医理都是一样---在毒行不深之时,及时拔出毒栓。

    苏莉盘腿坐上了木板,扶起浑身淌满血污的士兵,双掌运气,探入患者脏腑之间,功行数轮之间,已是逼出了藏匿在他体内的脓栓。

    苏莉眉目微舒:料的不错,虽然脓毒来的诡异,发作也快,但毕竟时间还短,尚未深入,及时逼出,大约便能无碍。

    &出此帐,后续疗其外伤便可。”待那士兵一口乌血吐出之后,苏莉立即命人将他搬出大帐,继续治疗下一个。

    图鲁见女子已有序而从容的着手诊治,心中也是稍定。

    苏莉一刻不敢耽搁,直到天已擦黑,才堪堪将大帐之中的二十余名伤员全部疗毒完毕。

    大帐中再无一人时,疲惫的女子按了按眉间,待她起身那刻,竟是一时站立不稳---一整日连续高强度的输出,不知不觉中已将她掏空。

    &娘,图鲁大夫正忙着给刚刚抬出去的病号治伤,特意让小的过来叮嘱姑娘赶紧去吃点东西。”图鲁身边那半大的药童,一身血污的赶过来传话。

    &请图鲁大夫别太劳累了。”女子有礼的应了,难掩疲累。

    &鲁大夫说了,他做的不过上药包扎这些体力活,比不得姑娘运功行气耗费心神。今日,幸亏有姑娘在。”

    &手之劳。”苏莉虚弱一笑,再说,谁会真的忍心见死不救。

    &娘心善......快去吃点东西吧,身体要紧。”药童催促道。

    &这就去。”

    她是要去吃点东西,也要去见一见灏樾---也好搞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鬼。

    非悬壶医者,却怀一颗仁心;非钟鸣鼎食之辈,却欲济苍生。于他们而言,到底,是福是祸---那青衣的药童,望着脚步虚浮走出去的女子,摇了摇头,一声轻叹,这一刻,他面上的表情,实在不像是一个十多岁的青稚童子。

    军机营中,苏莉有些恍惚的望着对面的男子,而他,也在定定的看她。

    女子写满疲惫的眸中,愁绪翻涌,疑云升腾。

    而长身玉立的男子,深邃俊美的面庞上,风华不绝,隐有意气。

    &下......”话刚出口,苏莉继而一笑,“或许,我该问,阁下,到底是谁?还有......意欲何为?”

    大难不死的灏樾,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各种方法赶走了自己的爱侣王妃迦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