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睚眦之泥

    “额……你得罪了姒文姬,我只是个普通的代行者,一天到晚战战兢兢,哪里招惹得起人家,我躲你还来不及,给你馈赠,不是打人家的脸么?”

    貘故作无辜。

    “姒文姬是谁?”

    貘不顾身上的安全带,哆嗦着肥肉凑近李阎,满脸的挑破离间:“羽主的妻子,太岁的死敌。”

    李阎暗暗把这个名字记在心上,貘话里话外把自己的地位放的很低,可李阎却不这么想。貘不想淌浑水,这应该是真话,但是招惹不起姒文姬,恐怕不实。

    无论是否自愿,参与到对太岁的围捕中,这本是就是能力的证明。太岁也说,貘是留手,不是不够格交手。

    想着这些,李阎转头问:“现在你不怕了,能不能把那次馈赠还我?我挂在拍卖行也有大几百点的阎浮点数。说实话,我现在手头有点紧。”

    “可以是可以。”貘缩了回去:“不过,你现在真正需要的,不是这个吧?”

    他望着李阎的电脑屏幕。肥大的指头戳着楚地神系的字样。

    “自己能摸索出这种事,我还真是有点佩服你。”

    “我的那些推论,是对的?”

    李阎试探着问,

    “大体上没错,不过,没什么必要。”

    貘解释说:

    “任一传承达到觉醒度100%的阎浮行走,再进一步,就是代行者,拥有传承专属的【代行能力】”

    “届时,其他所有传承的觉醒度将被压制,不会再有任何提高。”

    李阎接口:“【代行能力】的强度如何?”

    “和普通的传承技能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我拿到貘的【代行能力】以后,最早的【祸斗】只有烧烤的时候,偶尔才会拿出来用。”

    貘话头一转:

    “但是,我的确见过,能够使用两种,甚至两种以上的【代行能力】的阎浮行走。他们的基础,的确是就是你的设想。具体如何操作,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的代行能力,都属于同一个神系。”

    没等李阎多想,貘就当头浇下一盆凉水。

    “可是,阎浮行走公认的最强者,依旧是个单一传承的代行者,花里胡哨没什么用,这就是他对那位能使用两种【代行能力】的行走的评价。”

    花里胡哨没什么用。

    李阎听这话耳熟。那个赤背男人撕破傩木面具的身影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

    “羽主?!”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