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9章 自古忠义难两全

    不知道为啥,萧何感觉年岁不大的赢高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就好像能看穿自己一直以来隐藏的东西似的,更何况根据人家之前带去的东西,自己和曹参的把柄可不就在赢高的手里吗。

    一个是堂堂大秦的皇子,一个是区区一个小县的官吏,人家要想弄死自己,那是分分钟的事,所以既然给了机会,那自己当然不能继续浪下去了。

    其实萧何等人和刘邦的关系,到这个时候为止还远远没到什么君臣之间这种程度,始皇帝还好好的活着呢,反秦势力那是各个连头都不敢露,更没人敢说我带着百八十人揭竿而起,反他娘的得了!放在之前的历史上,两三年后胡亥当政是一回事,现在则是另一回事。

    现在的萧何曹参等人和刘邦之间,不过是相当对脾气的哥们罢了,时常在一起喝喝酒吃吃肉,加上沛县这一亩三分地的都脸熟,对刘邦逃跑这事也就那么地了,这距离着合伙造反那可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刘季确是县中泗水亭原本的亭长,但因押送骊山刑徒之时贪酒误事,致使刑徒出逃,之后便带领十数人到了芒,砀二山之间落草为寇,我等与那刘季,的确有旧,公子既已得知,如何处罚,全凭公子一言!”

    萧何说出这么一句话后,纳头便拜,显然,他没有继续和刘邦撇清关系,而是将主动权交给了赢高。

    好个萧何,当真是审时度势,进退有度……

    赢高看着跪拜在地上的萧何,心中不由感慨道。他知道,在六国的旧地,还有着不少和萧何一样的人才,但因为大秦还没有任何有力的甄选人才制度,只能让他们或是埋没在田亩之间,或是像萧何这样,只能做一个区区沛县的主吏掾,距离大秦的上层社会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要是这样的人才都能取代赵高和阎乐之徒,大秦又何至于到了这种地步……

    但感叹归感叹,取不取代那也都是后话,赢高当然不能在萧何和曹参的面前表现出来,见曹参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跟随着萧何跪拜在地,赢高心里的笑意更甚了,但脸上却并没表现出来。

    “此乃是我大秦御史大夫冯劫,尔等所犯下的这些罪过,若是要其记录一番,到了咸阳是何等的处罚,想来尔等也是知道的,不过……”

    这‘不过’俩字一出口,低着头的萧何脸上就是微微一笑,他虽然不知道赢高是怎么知道并且找到的自己,但他却知道,赢高找自己来绝对不是为了把自己杀了。

    “本公子念你二人满腹才学,在区区沛县也是埋没了数十载,又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