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四章 龙潭对弈

    从小,和凌子为了重振道门,便给光尘子讲述了,关于斩道剑君的故事。

    也就是在那一刻,广成子喜欢上了剑道。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触动感,是一种从内心最深处涌现而出的感动,震动、共鸣。

    仿佛是牵引了天空中,那一柄无形的恐惧之剑一般。

    广成子现在学习的基础剑道,便是寄意于剑。

    斩道剑君寄绝望、恐惧于道,而广成子则寄执着、永恒于剑。

    二者路虽不同,但道却统一。

    但较于斩道剑君,那一柄坠入深渊的剑。

    广成子却有很大的不同,他没法体验那股时时刻刻,都握紧你之心脏的恐惧感。

    所以广成子他却并没有走上,和斩道剑君同样的道路。毕竟剑是希望,而不是绝望。

    斩道剑君的剑是恐惧魔剑,但他的人性,却爱剑,用剑,视剑如命。

    广成子练剑,寄执着、永恒于剑。

    将就以一颗至诚、至纯的大毅力之心,求剑道真理。

    剑为术,而体内剑心,则是道。

    广成子这千年以来,不修其他攻伐之术,只练基础剑道。

    力求将所有的基础剑道融入骨髓,让剑成为他手臂的一部分。

    化剑为本能,因为他始终相信,任何的剑道,都是由基础延伸而去的。

    只有把基础练到举世无双的地步,那样才有可能,有一丝希望站在剑道之巅,

    山中无岁月,剑道又千年。

    云龙潭边,广成子按剑盘膝而坐,参悟不断掩映在灵魂深处,剑道的感悟。

    可是。

    就在广成子消化完剑道感悟,再次站起来的时候。

    他却一反常态,忽然若有所觉的转头,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同时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五指紧扣,手中的竹剑。

    “谁!”一声清朗的喝声,与之响起。

    “感觉挺敏锐的嘛!广成子。”一声浑厚而又夹杂些许赞许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通天心里倒是真的没想到,广成子居然可以发现他的踪迹。

    虽然他没有刻意隐藏气息,不过既然被广成子发现了。

    通天也不再躲躲藏藏的了,直接一个移形换影,挪移到广成子的跟前。

    (广成子已达灵魂化液之境,在洪荒之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瞒过广成子的感知。)

    广成子见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