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56、时光树

    回到刑侦大楼,偌大的办公区里空空荡荡,待命状态的何晓丽等队友也不知哪里去了。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问了问拿着各种资料四处穿梭的内勤小姐姐,才知道是技术队定位到了陈好的手机信息,何晓丽带人去找那手机持有者了。

    将视听检验室的门推开了一条缝,肖然朝里面看了看,几长排高清显示屏播放着庞大繁多的监控画面,看着一众同行们布满血丝的眼睛,很明显都是一夜未眠。

    下楼将阮荷的唾液棉签及指纹交给法医科,肖然还特意叮嘱了一番,将阮荷的指纹与dna放系统中比对一下,看看能不能与其他未结的案子对上号。

    虽然理智告诉肖然,直接对王小梅、张好动手的不可能是阮荷,但肖然内心深处,总觉得阮荷和此案似乎有某种关联。

    “你们走访的怎么样了,有重大突破吗?”

    余雨给一个试管贴上标签,又摇了摇头,自问自答:“感觉你们也没什么进展,按理说尸体及其周边一般是凶手留下信息最多的地方,但以我们的角度看,这个凶手你们很难找。”

    “很难找不代表找不到。”肖然语气坚定,顿了顿,问道:“王小梅的家人来认尸了吗?”

    “来了,看到遗体的时候,她妈妈当场就晕了,从殡仪馆出来,一家人全都丢了魂似的。”

    余雨平静道:“我们劝他们节哀,王小梅的亲戚还说我们心狠,看着人家女儿死的那么惨,一点也不伤心……”

    肖然拍了拍余雨的肩膀,并没有多说,毕竟大家心里都明白。

    在读警校的时候,肖然与同学们曾随着京局某刑警队去现场学习。

    开始的时候,肖然的同学也提过这个问题,问一位老刑警为什么能这么平静地面对死亡,是不是案子办的多了,麻木了?

    当时老刑警并未搭理,直到观摩结束,临回校时老刑警才对他们讲,那不是麻木,而是一种自我保护,保护办案人员自己的心理不出问题:“我们工作起来,很长时间都在案发现场呆着,警戒线一拉,外边是群众,里边是那些平常人遭遇不到的恶,和命案面对面的我们,必须得拼命保持平常心。”

    从法医科出来,肖然并没有去找何晓丽等人,而是拉着李放放去了仓园社区。

    李放放看着面对那株无患子树沉思的肖然,疑惑道:“这边邵队长带人刚过了一遍,该问的全都问了,你还要查什么?”

    “之前我在张好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