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99你肯定是被冤枉的

    张晖听了,正在凌靖沉的门外,淡淡开口:“让她去警局找吧,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一点动静,张晖想了想,有些不对劲,忙找玲嫂:“玲嫂,三少房间的备用钥匙呢?”

    玲嫂听了,也看出了张晖的着急,忙回房拿了:“在这里,三少究竟怎么了,昨天一回来就抱了几瓶酒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看他脸色很不好。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张晖听了叹了一口气:“玲嫂,你先去做早餐吧,我进去看看。”

    说完直接拿钥匙开了门,房门打开,里面传来浓浓的酒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张晖暗道不好,忙几步进去:“三少,三少!”

    “啪嗒”张晖打开了房间的灯,四周因窗帘紧闭而暗沉的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里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凌靖沉正躺在窗帘下面,浑身有些抽搐,不知是被冻了一晚上,还是因为手上流着血,张晖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更是心惊。

    凌靖沉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忙跑过去把凌靖沉扶在床上,又给他盖好了被子,张晖摸了摸,额头热得吓人,嘴里还喃喃自语着:“萱萱,萱萱……”

    张晖忙拿出电话,给黎继修打了过去:“喂,黎少你快过来一趟,三少手受伤了,还有他在发高烧!”

    黎继修听了,忙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先用热毛巾给他敷着,我马上来。”

    顾迟自然也知道了,也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跑了过来,而姜卓琛则去了风尚。

    两人来的很快,几乎是同时进门的,黎继修还背着个药箱,忙上前检查一下,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普通的发烧,应该是伤口感染引起的,我先帮他处理伤口吧!”

    说着抬起他的手,看着上面渣满了玻璃渣子,因为他紧紧的握了一晚上,而深入了肉里,忙取出工具,小心的一片片的取下来,再上了自己特制的外伤药跟消炎药。

    随后挂了个吊水,才算大功告成,三人帮凌靖沉整理好,玲嫂又进来把房间收拾了一遍,几人才轻轻的出门去。

    到了楼下的沙发坐下,顾迟满脸疑惑:“张晖,靖沉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还自残了,要说是因为梁萱也不应该啊,梁萱又不是才出事的。”

    张晖听了,看了看两人,把今天早上的报纸递给两人看,两人一看惊了一跳,顾迟满脸惊讶:“我去,这什么情况,凌大伯被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