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八十二:朝生夕死莫不如是

    “我们蜉蝣眼中的天地,与人族眼中的天地并不相同,你是第六个破解了第七十一道石碑的人族。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从李不琢入亭时开始,便静静看着李不琢的第七十一位守碑蜉蝣语气感慨。这座观碑亭已存在不知多少岁月,寒来暑往,不知有多少蜉蝣生来死去,它能亲眼见到一位破解石碑的人,这一生就比其他蜉蝣精彩得多了。

    李不琢看着守碑蜉蝣,从第一座石碑走到这里,碑下蜉蝣灵智也越来越高。这第七十一位守碑蜉蝣更是有些奇怪,既然蜉蝣一族朝生夕死,它怎么知道他是第六人。

    似乎是看出李不琢的疑惑,蜉蝣背后蝉翼般的薄羽轻轻扇动,道:“前代消亡后,羽蜕中会留存些许记忆,吾族生来能通人言,也是因为这缘故。”

    “这石碑上的画,也是你的前代留下的?”李不琢问道。

    蜉蝣摇摇头,道:“我从未出过这座亭子,如何能画下整个壶天?走吧,七十二正在等你,那座亭子里,也许多年无人踏足了。”

    说着,它身上薄羽忽然萎缩下去,灵形化作一道流光,没入李不琢眉心。

    李不琢心中一动,识海中剑道种子微微一转,便有一道剑气分离。

    观遍七十二碑,对三百六十五周天气穴了然于心,霎然间,便将剑气与蜉蝣真灵引入天柱穴,两相融合。

    一尊身神诞生。

    此前李不琢过七十道石碑凝聚的身神,皆是蒙昧不成形状,仍需祭炼,而这第七十一位守碑蜉蝣的真灵显然更加强大,凝成的身神已初具人形,怀中隐约抱有一柄长剑。

    亭外的围观者,除去府试考生外还有数名破壁人。赵伯扬面色羞愧中带着一丝茫然失落,他在壶天潜修多年,只走到了第四十九道石碑,六日,仅仅六日,李不琢却从第七十一道观碑亭里出来了。

    身为破壁人,他当然记得很清楚,自百年前至今,有据可考过了第七十一道观碑亭的,也不过

    五人而已。

    当然,今天又多了一位。

    但他怎么可能参悟这道石碑?

    赵伯扬层与友人去观摩这道石碑,若非之前勘破碑刻含义的五人皆是大贤之人,他简直都要以为那碑刻只是胡闹,一直以来,赵伯扬都想向参悟了第七十一道碑的人请教,但之前的五人,分别是当年开辟壶天的那位道家圣人、已身故的长青祖师、五十年前就云游不知所踪的云鹤真君,神咤司中那位不知名姓的人仙,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