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偶遇

    真是很少能见这么不讲道理的男生。

    许呦压下心头火气,摊开桌上被勾画地乱七八八糟的物理书,边往练习本上抄题,边自我安慰。

    帮后面那个黑老大写作业,写就写吧。

    反正。

    她也惹不起。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忍了脾气,她还是想冲后面的男生吼一句:

    自己的作业不能自己写吗。

    他练习本上,以往的物理作业,每一次的字迹都不大一样。

    许呦翻了翻,大概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个帮他写过作业的。

    老师的批阅和修改的痕迹也很少,一般只签一个日期。显然对谢辞这种要同学代写的恶劣行为,完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科任老师都管不了他,何况她呢。

    三下五除二,只用了十几分钟许呦就把他的物理作业写好。

    书上练习题都是基础的,许呦物理一直都是强项,写起来很轻松。

    还有几分钟就下课,教室里后排几个男生陆陆续续走没了。

    付雪梨伸了个懒腰,手按在肩上转动胳膊,对许呦说:“不用写那么认真,随便画两笔就o>

    其实她真是莫名其妙。

    谢辞干嘛要许呦帮他写作业,反正老师也不管他交没交。

    &关系,已经写完了。”

    许呦微抿唇,完成最后一个字,把笔放下。

    她抬头看教室里挂着的钟表。

    马上打铃。

    许呦合上物理作业本,没回头,举在手里往后递。

    等了两三秒没人接。

    她转头。

    和谢辞似笑非笑地目光撞上。

    他一点伸手去接的意思都没有。

    许呦能感觉到那道兴味的视线,心里默默叹气,没再说什么。把作业本放到他课桌上,转身。

    ---

    转眼到了星期五下午,高一高二的学生下午第二节课上完就可以放周末了。

    临市一中校门口堵着许多其他学校来的人,熙熙攘攘热闹极了。

    谢辞他们一早早就出了校门,一群人等在学校旁边的咖啡店那。

    今天是四班李杰毅的生日。他平时和谢辞一群人玩的好,刚好碰上周末,就准备晚上出去玩一顿。

    手机在原木桌上嗡嗡振动。响了又停。

    谢辞手里拿着扑克牌,抽空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