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暗流与明流

    网 . ,最快更新从姑获鸟开始最新章节!

    长夜无尽,好似万古不生仲尼。一笔阁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感化胡同。

    云虎孤零零地站在街上,四周是高低错落的红砖瓦房。

    弹壳和零件散落一地,残留的血肉嵌在沥青凹凸的颗粒之间,已经干涸。

    他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手指拿起一顶血迹斑斑的鸭舌帽子,转身离去。

    ……

    薄暮过西市,踽踽涕泪归。

    市人竟言笑,谁知我心悲!

    ——《过菜市口》许承尧

    天空罩上一层牛奶色,阳光氤氲。却迟迟不能撕破乌云。

    杀猪下三滥,杀人上九流!

    六子,早知道应当叫你牵着刀把子去,贾二这混小子是真他娘的磨叽,一包酱菜,带到他姥姥家去了?

    哦,不对,咱就是他姥姥。

    六子,你得明白,咱大清国刑部押狱司,手艺最老道,活儿最利索,才能称上一句“姥姥”。

    吃阴饭的大三门,缝尸的仵作,扎纸人的彩匠,都靠边站!

    头一个是谁?是咱,是砍人头的刽子手。

    同治三年,咱那时候的大姨剐了太平天国的女将周秀英,咱帮的手。

    那女人苗条,一身骨架片下来,你姥姥咱眼都不眨。

    打那年开始,这碗饭咱端了五十几年,白天拿冬瓜画根白线,当人头练,晚上用香头,得正个好把火炭头子切下来才作数。

    从帮工的“外甥,到“二姨”,再到“大姨”,四十三岁那年独挡一面,人家称呼咱一声“邓姥姥”。

    六子,咸丰年的八大臣你知道不?多大能耐!都砍了!谁主得刀?我!

    光绪二十四年的秋天,就在这宣武门外菜市口,六颗人头。刀口下头有个四川人叫刘光地,人头落地,尸身不倒,当真是好汉。

    那南门内外,围一个水泄不通,

    那人是干嘛来的?看咱砍头!

    给谁叫好,给咱!

    六子,那真是咱这辈子最威风的一场。

    六子,你莫看轻了咱这行当。咱是国法,是荣典!

    咱就问你一句,哪朝哪代,这当皇上的不得用人砍头?砍头,他就离不了咱!离不了咱这口刀!

    我万万是想不到,到了咱一辈,是他娘的土地爷掏耳朵,崴了泥了!

    这当官的不兴儿砍

使徒帝国 重现的异魔法 重生俱乐部 富二代的农庄 逆血天痕